搜 索

浅看犬儒主义与沉默的大多数

  • 311阅读
  • 2022年08月06日
  • 0评论
首页 / 随笔区 / 正文

过去的几个月里,自己陆陆续续地同时在读好几本书,包括《犬儒与玩笑》《血酬定律》《走出唯一真理观》《任志强传》等。其中《犬儒与玩笑》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,在此半摘抄半总结地凝练下自己读这本书的读书体会。

什么是犬儒主义?胡平在《犬儒病——当代中国精神危机》一书里给出了这样的解释:「犬儒主义(Cynicism)是个外来词,中文里本来没有现成的对应词汇,通常将它理解为讥诮嘲讽,愤世嫉俗,玩世不恭。」这个词让我联想到王小波所说的「沉默的大多数」,它们的含义虽不相同,但都隐含了一种明哲保身的态度、一种利己主义的处世方式,以及一种潜在的对自由与理性的向往。

迫于政治压力与思想限制,公众的舆论空间正在被不断压缩,人们越来越难以自由地用严肃话语对许多公共问题实话实说、实事实议。面对那些冠冕堂皇与惺惺作态的人与事,很多人进化出了一套世故、苦涩的生存模式,通过模糊的语言委婉地进行思想的表达。其中表达不满的常用手法就是“开玩笑”,盛行一时的苏联笑话最能体现这一特征。徐贲认为,这种玩笑「可以成为弱者在逆境中和压迫下的反抗手段,也都有一定程度的清醒自觉,但都未必有自我解放的要求,或政治改革的度世目标」。至于犬儒主义,简单来说就是「明白人心知肚明做糊涂事」,反映了一种玩世不恭、怒而不争的心态。保持沉默也是「做糊涂事」的一种,这是一种完全地放弃抵抗。

有个成语叫做「智者寡言」,讲述的是一个人愈有智慧,便愈慎重地发表自己的观点。我在想,拥有智慧的人一定是希望被认可的,但说服别人认可自己的观点十分困难,尤其在传播观点的过程中所伴有的谩骂与非议。这一方面是由于曲高和寡、受众有限,另一方面也是这些智者在挑战他人根深蒂固的偏见。王小波在《知识分子的不幸》中说:「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时代」。所谓不理智的时代,就是「伽利略低头认罪,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,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时代;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,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」。最终,他们不得不用沉默来保护自己,在沉默中坚持自己的独立思考和生活方式,但这就向犬儒主义迈出了一大步。也有「不沉默的极少数」,坚持发声、针砭时弊,如鲁迅等,他们的下场各不一样。

跟随徐贲老师对比了不同的社会历史环境后,我隐约明白了所谓「摆平」心态下掩盖着的悲观与无奈。当今社会发展的成就很多,症结也不少。这本书里有很多很多的内容,分明讲的是苏联,但我却后背一凉,隐隐后怕。历史的发展究竟是会如旋转楼梯般螺旋式上升,还是像钟摆一样回环往复呢?我不敢妄言,也不敢乱说,这些内容就不写下来了。

沉默不语终会变成螺旋,已有的空间会被它不断侵占。沉默带来的不是平静,而是无限紧逼,从权力到话语权都是如此。当然,我想我们也不必如此悲观,毕竟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嘛。我自己也不必沉迷于反思。虽说「尽信书则不如无书」,人们都提倡独立思考,但我想一份清醒的克制其实更为珍贵。无所不在的反思会让人陷入泥沼,把原本厚实的东西变得薄瘠。要想克服犬儒主义,光空想是没用的,而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,行动起来,如陈嘉映所言,「用厚实的生存托起反思」。至少我尚可以保证自己的人性,热爱生活,保持善良,见苦而痛,不平则鸣。

人的眼睛被蒙上黑布,并不代表人变成了瞎子。保持好奇,保持定力,抵抗沉默,抵抗衰朽,做思考型的怀疑者,而非犬儒式的怀疑者。

犬儒與玩笑(豆瓣)
评论区
暂无评论
avatar